banner
只是死猪的味道难闻
2020-11-20 15:12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问及渔民,“嘿,你捞猪多少钱一天?”他会露出朴实的笑容,“有时100块,有时150块。你看,是不是太少了点?船的油钱还是自己出。”捕鱼得在凌晨2点出船,赶在早市前卖鱼。捞猪不用起那么早,轻松很多。只是死猪的味道难闻。时间一长,渔民们竟也习惯了。

3月16日,渔民陈巧根结束了一场集中捞猪活动,回来后他还有点小兴奋,“你们看到了吗,前两天电视台的还在直升机上拍我们呢。”

在岸上收死猪的回收人员,要跟死猪有更亲密的接触。他们拿着1米长的铁钩,看到垃圾站的死猪冲过去勾起就走,行动非常敏捷。他们把垃圾站里的死猪们送进省道旁边的“无害化处理池”。而那个池子的味道,也足以熏遍衣服的每个角落。

大约是在臭味中不方便张口,回收人员老唐和老钟一直很沉默。可问到收入,老钟回答:“30块一车,一天三车。”我说,“那比渔民捞猪赚得少啊。”他笑了,“他们不是经常的,我们每天都有。”

下雨天,渔民们不捞猪。集中大规模的捞猪搞完了,一个村子日常捞猪只要一条铁船,不需要那么多人。

上世纪90年代,新丰镇的渔民要比农民富裕,镇上最高的楼房也是渔民所盖。而近年来,因为新丰镇的河里只有死猪没有鱼,捕鱼这个古老职业即将消亡,捞猪这一“新兴职业”却是风生水起。

岸上,回收人员开着拖拉机,穿梭在村庄的各个垃圾站收死猪。河里,渔民摇着乌篷船,轻快地在河浜水草边钩死猪。

这是个让人有点穿越的小镇。下了车,走两百米,就可以下河划条木船,去你想去的村庄。可以行舟的水路,并不比可以走车的水泥路少。

村庄里的农民养猪,河里的渔民捕鱼,各不相犯,这是十年前这个村庄的模样。现在,死猪,让农民和渔民的界限模糊了。

在这江南水乡,河水很丰满。河面的宽度正好装下两岸房屋的倒影。如果不是船上的猪尸和随着河风股股刮来的腐臭,我们对于这次乘船也很兴奋。

3月15日,我们在捞猪船上,没有看到航拍,只看到主干道上还有其他大小船只组合的捞猪队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ucpfvt9.cn威尼斯电子游戏平台/澳门新葡平台官网/皇冠官网平台/cc彩球网平台版权所有